曹中銘:“兩高”出臺司法解釋,嚴懲操縱市場、老鼠倉再添利器

時間:2019年07月03日 08:03:01 中財網
  日前,最高法與最高檢聯合發布《關于辦理操縱證券、期貨市場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、《關于辦理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,并于2019年7月1日起施行。個人以為,“兩高”出臺司法解釋,有利于打擊操縱市場、“老鼠倉”等投資者深惡痛絕的違規違法行為,股市嚴打亦再添利器。

  2015年以來,證監會依法嚴厲查處操縱市場和“老鼠倉”違法行為,對操縱市場案件作出行政處罰決定107件、市場禁入決定8件;對“老鼠倉”案件作出行政處罰決定7件、市場禁入決定4件。同期,最高檢起訴操縱證券、期貨市場罪21件41人,起訴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102件128人。數據既說明監管部門對于違法失信行為“零容忍”的高壓態勢,也說明操縱市場、“老鼠倉”等違規違法行為在市場上已成常態。因此,“兩高”出臺司法解釋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  此次“兩高”出臺司法解釋,是對現行市場法律法規方面的基礎性制度一次完善。比如現行《證券法》第七十七條規定了禁止性的操縱市場行為,其中第四項規定禁止任何人“以其他手段操縱證券市場”,但對于哪些行為屬于“其他手段”,一直沒有明確的說法,這也導致產生了多個方面的問題。

  比如無法可依的問題。對于操縱市場的行為,即使要做到執法必嚴與違法必究,但前提是有法可依。不對“其他手段”進行明確的界定,或出臺司法解釋,那么對諸如利用虛假的重大消息誘導投資者作出投資決策,并謀取利益的操縱市場行為,要對其進行懲罰,就缺乏必要的依據。

  不對證券法規定的“其他手段”進行界定,也容易產生自由裁量權方面的問題。同樣的違規行為,在監管部門重視,且處于嚴打階段,有可能被認定為操縱市場;而在監管部門有所疏忽,或工作重點放在其他方面的情形下,有可能被認定為一般的違規行為。如此,某些違規者將會逃避應有的處罰,如此容易在市場上引發不公平。

  另一方面,不對“其他手段”進行界定,常常被上市公司鉆了制度的漏洞。現實案例中,常常有某些上市公司,首先通過發布重大資產重組等方面的消息,以刺激股價的上漲,而在相關方高位減持股份后,又宣布終止重大事項。對于上市公司而言,發布這類消息可以說是易于反掌,通過發布消息操縱股價的方式,慷市場之慨完成了利益輸送。

  “兩高”雖然出臺了司法解釋,但個中的缺陷仍然存在。比如上市公司頻頻出現的蹭熱點現象,往往是其主動而為之,但蹭熱點的行為,無不對股價產生巨大的影響,也會影響到投資者的利益。而且,上市公司蹭熱點行為的背后,還往往懷有不可告人的目的,但司法解釋并沒有對此進行規定。再如像前不久出現的多家上市公司超百億資金不翼而飛案例,上市公司主動造假的背后,引發股價的劇烈波動,本質上這也是“操縱”市場的行為,但司法解釋對此沒有涉及。

  個人以為,在“兩高”出臺司法解釋后,強化日常對于操縱市場與“老鼠倉”行為的監管,無疑是不可或缺的。事實上,A股市場游資操縱個股的現象并不少見,但真正受到調查或處理的卻不多見,背后監管的缺失與缺位難辭其咎。此外,在操縱市場問題上,雖然《刑法》已有相關規定,但因操縱市場而承擔刑事責任的案例同樣不多見。個人以為,嚴厲打擊操縱市場與“老鼠倉”的違規違法行為,《刑法》必須發揮應有的作用與威懾力。
  .價.值.中.國.網
各版頭條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
钻石之恋返水